分类 Culture 文化 下的文章

追寻超越悲伤的事物——再读凯传

转载经典文章,《铠传》(国内通用译名:魔神坛斗士)剧场版影评,非常深刻有内涵。当年看YST的OVA,感觉晦涩难懂,看完它再回想剧情,立刻豁然开朗。所以严重推荐!

作者: haixuan
标题: 追寻超越悲伤的事物——再读凯传
时间: Fri Jun 30 14:50:08 2006
原文:http://bbs.nju.edu.cn/blogcon?userid=haixuan&file=1151650208


一直以为凯传(魔神传斗士)是部比较单纯的热血漫画,直到今天看了它的几部OVA。可以说,前39集都只是铺垫,是一个冠冕堂皇的上层故事,正义战胜邪恶;而《辉煌帝传说》与《讯息》两部才是这个故事的高潮,一个对究极意义和正义本身的灵魂探索。

伸第一个感受到了这种异样,为什么我们要一直战斗?为什么要选择我们作为武士军人?天生爱好和平温和仁慈的毛利伸,在《辉煌帝传说》中变得不近人情、似乎失去了理智。在遇上黑战士之后,他们逐渐找到了问题的所在。所谓辉煌帝铠甲是代表着光明正义的说法其实是一派胡言。铠甲本身的意志就是杀戮和战斗,而辉煌帝黑色与白色铠甲代表了盔甲的破坏欲望和战斗欲望,这件铠甲才是最根本的问题源泉。

黑战士的出现是极大的反讽,一个血肉之躯的人类,在铠甲意志的指引下,变得充满杀戮和好战。5位斗士发现了这一根源,原来他们之前的战斗都是铠甲在满足自己的意志,都是错误的。但他们靠着自己的心:仁义礼智信,摆脱了铠甲意志的控制,最终消灭了辉煌帝的白色和黑色铠甲。可是,他们自身的信念也出现了完全的动摇,只是希望通过放弃战斗和铠甲能够摆脱命运的束缚。但命运使得5人不得不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付出最惨重的代价。


命运,也许真的是命中注定。自从5位战士穿上铠甲的第一天起,他们之后的种种事迹就被三百多年前江户时代的一本舞台剧本所预言,丝毫不差。这是令人悲哀的,也是5人所不能接受的。

在《讯息》中,构思这出舞台剧本的玲系的双亲是天主教徒,他们由于污蔑武士的行为而被当时的政府处决。而玲系靠着怨念一直活了下来(也可能是灵魂),并由自己的怨念重新生成了5件铠甲(只有外型没有意志)。正是因为这个剧本,导致300年后的这些战斗,其实都是背离了正义本身,因此都是错误的,让人看不到希望。玲系自认为是醒世者,她要救赎,她要开始新的历史,她要引出新的辉煌帝铠甲,需要5件活着的铠甲,需要5个活着的意志。

智者当麻,他是这本剧本的发现者,也是第一个向铠甲意志投降者。当麻在这部作品一直充当了先知的角色,但是最终他没法参透自己。他说他错了,实际是说他无法解释为什么自己表面上放弃了铠甲,其实还在一直惦记着战斗和铠甲。他成了第一个祭奠品。
dm.jpg

第二是伸,伸是最先领悟到铠甲本质的人,但是他太善良,他讨厌战斗,他要为自己的战斗找一个理由,他原先认为是守护,为了守护别人而战斗。可是玲系告诉他,战斗的结果只有杀戮和破坏,唯有继续战斗,这一刻,伸崩溃了,他无可奈何地喊出“武装”,他找不到答案,流着泪,死了。
shen.jpg

第三个是秀,秀很单纯,和多愁善感的伸成鲜明对照。但他也有动摇,他的动摇在于恐慌:敌人被消灭了,他没有对手了,他存在的意义在于何处?这分明就是铠甲的意志,秀完全没有摆脱铠甲,他甚至没意识到这一问题,最后还想和新的铠甲较量一番。
xiu.jpg

征士出生于剑士世家,也是第一个完全参透了剧本内涵和命运的人,他看完了剧本,他明白了自己的命运无法改变。更悲哀的是在他修行时,光轮铠甲向其攻击的时候,他下意识的去抓自己的剑,以暴制暴,战斗的心已与身体合一。尽管意识上有了觉悟:放弃战斗,但是身体仍然无法摆脱剑士的烙印,说白了,这是一种剑士情结。因此他长叹一口气,与其逆天和命运、自己的身体抗争,不如顺其自然,成为控制铠甲的意志,以防新铠甲危害人间。(旧铠甲的意志是杀戮破坏)他的心态,玲系也明白,已至于征士准备戴上头盔时痛哭流涕忍不住要阻止,与征士那时的冷静和坦然,形成鲜明对比。征士是个悲剧人物。
zs.jpg

同样的悲剧人物还有辽,最后一个牺牲品。征士知道辽会理解他,也知道辽的选择。因为辽的心是“仁”,他必将踏着同伴们的尸体,找到最后的答案。既然铠甲都是因怨恨而产生,那么我们不光要打碎铠甲,而且要打碎铠甲原来的意志,所能做的,就是用我们的心去置换它原来的意志。5个人金子般的心,用自我牺牲和爱,逐渐驱散了玲系内心的阴暗和怨念。拯救了玲系,也拯救了铠甲。
liao.jpg

烈火:我们一直为了跟邪恶的心对峙而战斗着,照理说必须在这里跟你战斗的,但这个答案就问铠甲吧,对于我们和你的迷惑。
铃系:我的迷惑……
烈火:我们在战斗中省视了人类,卑微、胆小、悲哀的人类,把它们放在自己的心里。
铃系:我要亲手帮你穿上饯行的铠甲。
烈火:人每一次被逼进死胡同就会不断地争斗吧。怨恨就会轻易地从角落里溜出。
铃系:失去了……
烈火:不会回来。
铃系:不能忘记……
烈火:不要回头。
铃系:伤口呢?
烈火:可以愈合。
铃系:泪水呢?
烈火:终会干涸。
铃系:我的怨恨呢?
烈火:仔细注视到最后,我要跟铠甲一起击碎给你看。
烈火:武士军人啊,在此把心合而为一吧!!!

最终,以5人的自我灭亡,这一代武士的灭亡,真正的完结了这一部凯传。
all.jpg
__

只要有爱在,即使不是生存下来的不是自己,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心是悲伤的,但所追寻的却是超越悲伤的事物,因此他们最终摆脱了命运,或者说主动选择了自己的命运。

史上最全的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诗集(完整版)

[导读]西藏历史上最有才华的诗人——六世达赖(1683--1706)仓央嘉措,大家都记得他流传很广的《见与不见》,这位西藏历史上生平迷离、极具才华、又最受争议的喇嘛写出了他的心声。

cyjc.jpg

六世达赖(1683--1706)仓央嘉措,大家都记得他流传很广的《见与不见》,这位西藏历史上生平迷离、极具才华、又最受争议的喇嘛写出了他的心声。

其实很多时候,上天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自古才子佳人多薄命,那些与生俱来比别人能力强的人注定要经受比别人更多的痛苦煎熬与折磨,而这些痛苦的煎熬与折磨,不是其中人,怎知其中味?三百多年前,西藏有位年轻多情的诗人,面对自己身不由己的处境,写下这样一首充满矛盾与凄婉的诗:
  
  **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这首诗的创作者是西藏第六世达赖喇嘛,西藏历史上最有才华的诗人——仓央嘉措。他的诗歌一般都是描写男女恋情,讽刺封建礼教的,内容纯质自然,具有丰富的民歌风味,读起来总是让人痛彻心扉。就如安意如说的:同“人生若只如初见”一样,“世间安得双全法”问破一生心,叫人悲不胜悲。我想这与仓央加措的经历有着深刻的关联。当年仅十五岁的仓央嘉措要远离故土,来到那个恢宏奇丽却孤寂冰冷的布达拉宫,过着每天没完没了的诵经礼佛的日子时,很自然会从心底里深深的渴望外面无拘无束的美好生活。即使贵为雪域圣王,即使端坐布达拉宫接受万人朝奉,依旧不能减轻他心中对平凡和自由的遐想。于是他化名唐桑旺布,穿上俗人的衣服,戴上长长的假发,偷偷地溜到布达拉宫下的雪村,潜入酒肆民家及拉萨街头。这期间他认识了一位名叫仁真旺姆的民间少女,并与她坠入爱河,而仓央嘉措也以自身的真挚情感,写出了大量讴歌爱情的动人诗篇。
  
  但现实总是残酷的,上天最喜欢捉弄人,不管你接不接受。譬如仓央嘉措,他想要过最简单宁静的生活,命运却把它推向了纷乱复杂的政治舞台。他期盼拥有最实在单纯的爱情生活,却如水中捞月雾中看花一样无奈与虚幻。这些都要他自己一人来背负。“自理愁肠磨病骨,为卿憔悴欲成尘。”当爱情的幻想最终破灭的时候,那颗曾经坚强而满怀希冀的心会在瞬间坍塌败裂。康熙四十五年,也就是仓央嘉措二十四岁的时候,他在被押送北上行至青海湖的路上,于一个风雪夜消失,遁去,不知所终,给后世留下了一段长达三百年的历史谜团。
  
  即使只有二十四年,后世人们的内心深处,总有一个面目清明的男子,忧郁哀婉的面容,在经殿香雾中若隐若现,穿着华丽的朱红僧袍行走在苍白无际的旷世雪域中。犀利的风中夹杂着古老沧桑的诗谣:
  
  **住在布达拉宫里的,是活佛仓央嘉措;
  
  进入拉萨民间的,是浪子唐桑旺布。
  
  住在布达拉宫里,我是雪域最大的王;
  
  在拉萨的大街上流浪,我是世界上最美的情郎……**  
  
  
  谁,执我之手,敛我半世癫狂;
  谁,吻我之眸,遮我半世流离;
  谁,抚我之面,慰我半世哀伤;
  谁,携我之心,融我半世冰霜;
  谁,扶我之肩,驱我一世沉寂。
  谁,唤我之心,掩我一生凌轹。
  谁,弃我而去,留我一世独殇;
  谁,可明我意,使我此生无憾;
  谁,可助我臂,纵横万载无双;
  谁,可倾我心,寸土恰似虚弥;
  谁,可葬吾怆,笑天地虚妄,吾心狂。
  伊,覆我之唇,祛我前世流离;
  伊,揽我之怀,除我前世轻浮。
  
  执子之手,陪你痴狂千生;
  深吻子眸,伴你万世轮回。
  执子之手,共你一世风霜;
  吻子之眸,赠你一世深情。
  
  我,牵尔玉手,收你此生所有;
  我,抚尔秀颈,挡你此生风雨。
  予,挽子青丝,挽子一世情思;
  予,执子之手,共赴一世情长;
  曾,以父之名,免你一生哀愁;
  曾,怜子之情,祝你一生平安!
  
  
  二《那一世》
  
  那一刻,我升起风马不为乞福,只为守候你的到来。
  那一天,闭目在经殿香雾中,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日,垒起玛尼堆,不为修德,只为投下心湖的石子。
  那一夜,我听了一宿梵唱,不为参悟,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
  第五最好不相爱,如此便可不相弃。
  第六最好不相对,如此便可不相会。
  第七最好不相误,如此便可不相负。
  第八最好不相许,如此便可不相续。
  第九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
  第十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四 《见与不见》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
  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
  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相爱
  寂静欢喜
  
  
  住进布达拉宫,
  我是雪域最大的王。
  流浪在拉萨街头,
  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与玛吉阿米的更传神,
  自恐多情损梵行,
  入山又怕误倾城。
  世间安得双全法,
  不负如来不负卿。
  
  六 我问佛
  我问佛:为何不给所有女子羞花闭月的容颜?
  佛曰:那只是昙花的一现,用来蒙蔽世俗的眼。没有什么美可以抵过一颗纯净仁爱的心。我把它赐给每一个女子,可有人让它蒙上了灰。
  我问佛:世间为何有那么多遗憾?
  佛曰:这是一个婆娑世界,婆娑即遗憾。没有遗憾,给你再多幸福也不会体会快乐。
  我问佛:如何让人们的心不再感到孤单?
  佛曰:每一颗心生来就是孤单而残缺的。多数带着这种残缺度过一生;只因与能使它圆满的另一半相遇时,不是疏忽错过,就是已失去了拥有它的资格。
  我问佛:如果遇到了可以爱的人,却又怕不能把握该怎么办?
  佛曰:留人间多少爱,迎浮世千重变。和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
  我问佛:如何才能如你般睿智?
  佛曰:佛是过来人,人是未来佛。佛把世间万物分为十界:佛,菩萨,声闻,缘觉,天,阿修罗,人,畜生,饿鬼,地狱。天,阿修罗,人,畜生,饿鬼,地狱,为六道众生。
  六道众生要经历因果轮回,从中体验痛苦。
  在体验痛苦的过程中,只有参透生命的真谛,才能得到永生。
  凤凰,涅槃
  佛曰: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
  佛曰:命由己造,相由心生,世间万物皆是化相,心不动,万物皆不动,心不变,万物皆不变。
  佛曰:坐亦禅,行亦禅,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春来花自青,秋至叶飘零,无穷般若心自在,语默动静体自然。
  佛说:万法皆生,皆系缘份,偶然的相遇,暮然的回首,注定彼此的一生,只为眼光交汇的刹那。
  缘起即灭,缘生已空。
  我也曾如你般天真。
  佛门中说一个人悟道有三阶段:“勘破、放下、自在。”
  的确,一个人必须要放下,才能得到自在。
  我问佛:为什么总是在我悲伤的时候下雪?
  佛说:冬天就要过去,留点记忆。
  我问佛:为什么每次下雪都是我不在意的夜晚?
  佛说:不经意的时候人们总会错过很多真正的美丽。
  我问佛:那过几天还下不下雪?
  佛说:不要只盯着这个季节,错过了今冬。
  
  
  七 无题
  
  我终于明白
  世间有一种思绪
  无法用言语形容
  粗犷而忧伤
  
  回声的千结百绕
  而守候的是
  执着
  
  一如月光下的高原
  一抹淡淡痴痴的笑
  
  笑那浮华落尽月色如洗
  笑那悄然而逝飞花万盏
  
  谁是那轻轻颤动的百合
  在你的清辉下亘古不变
  
  谁有那灼灼热烈的双眸
  在你的颔首中攀援而上
  
  遥远的忧伤
  穿过千山万水
  
  纵使高原上的风
  吹不散
  执着的背影
  
  纵使清晨前的霜
  融不化
  心头的温热
  
  你静守在月下
  悄悄地来
  悄悄地走
  我也开始修心了

7類人的輪迴轉世,原來今生品德好不好跟來世身分有關,看看你是哪種呢?

第一類人,是由仙界轉世而來的:
這些神到人間是帶有天命的,其天命是度化人類。那麼,這些人有什麼特徵呢?她(他)們通常具有超高的智慧,氣定神閑,與眾不同,不愛金錢,喜歡哲學宗教,為人質樸,品德高尚。從容貌看,面貌端正,富有仙氣和正氣。

第二類人,是聖賢人轉世而來的:
比如孔子老子莊子孟子等,這些人也是帶有天命的,其目的也是為了度化人。除了上面特徵外,他們可能在德性和仙氣方面不如上類人,但也是充滿正氣的。

第三類人,帝王將相轉世而來:
除了度人,也主要為了度己,也是容貌端正,氣概不凡。

第四類人,名人志士轉世而來:
才高八鬥,各懷技藝。在德行智慧方面,可能不及仙界聖界來的,但也是品行不錯的人。他們也希望度化自己,末世能上封神榜。

第五類人,普通人轉世而來的:
這些人的特點是德行,修養,智慧並不是很高,所以容易被煽動,但也容易被教化。他們比較容易成為「粉絲」,熱衷崇拜偉大人物或知名人物。實際上,但凡從仙界聖賢界來轉世的,都不容易崇拜人,他們不盲目,比較理智。但是前世是普通人轉世的,就容易被誘惑被利用,這也是聖賢人要度化的對像,是希望他們分辨是非善惡,末世能得救,進入宇宙太平年。

第六類人,動物轉世而來的:
有的如羊,有的如豹子,有的如豬,這類人的特點是動物本性難移。比較盲目無知,思維淺薄。最近山裡的猛獸少了,人卻越來越多,亦證明由於沒有計劃生育,很多動物轉世為人了。這類人的某些人鼠目寸光,只顧眼前利益;某些人沒有廉恥之心,惻隱之心,缺乏最基本的人性,還有一些人則是濫用權力,為所欲為,或者軟弱無知,助紂為虐。很多人性的東西他們沒有,亦證明是他們是動物轉世而來。孔子不是有一個「三季人」的故事嗎?不要和「三季人」爭吵,因為它活在前世的「三季」,我們尊貴的「人」或者「聖」何須跟它爭論呢? 另外,這類人很容易被煽動被引誘,成為魔界殺人的幫凶。而這類人,也是仙界和聖界要度化的對像。

第七類人,魔界妖界轉世而來的:
這些妖孽修煉了幾千年,已經幻化為精了。他(她)們和仙界聖界轉世的人非常相似,他(她)有巨大的魔力,吸引眾生歸向她(他)們,她(他)們擁有淺薄的智慧和非常的手腕,可以騙人於無形之中。她(他)們甚至可以偽裝成聖人,聖女,先知,慈善家,偉人等,吸引眾多的粉絲和崇拜者。仔細看看,他們有什麼共同特點?
特點一,形如動物,容貌妖氣,陰深詭異。(聖人是容貌正氣,磊落光明)
特點二,不學無術,專好權術
特點三,迷惑世人,天下大亂。只要有他(她)在,必引起糾紛和紛爭。
總之呢,智慧人使天下安定,邪惡人喜歡挑起事端,造就混亂。

在末世的時候,魔王魔女會興起,迷惑天下百姓,不惜偽裝成先知道學家佛學徒慈善家等等,迷惑欺騙百姓,除了仙界聖界的人能分辨出來以外,大部分人都會被迷惑被利用,所以有眼睛,要好好看,這是末世時代上帝對世人的警告!

关于佛教密宗与九字真言

hokuto-no-ken_buddha.jpg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9zi.jpg

原作:小阿修罗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九字,典出抱朴子内篇第四登涉篇, 又称“六甲秘祝”,(长空注:用于咒语则是日本真言宗的首创),有人说有“在”:“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行”称十字大禁咒,无则称九字大禁咒,不知据何而言. 特别是“十字大禁咒”一辞似乎不见于经典,一般皆称“九字”或“九字印”. 至于九字是哪九字, 在后魏昙鸾的往生论注卷下另载:“....但一切齿中诵临兵斗者皆陈列在前行诵此九字五兵之所不中抱朴子谓之要道者也....”将“阵列前行”引成了“陈列在前行”, 阵陈可通, 而“在”字应是衍文 (不小心多抄的字) , 所以还是九字, 不该有十字才对.

抱朴子提出九字的目的是讲入山求仙修道时的护身之术(登涉整篇都在解释这些) ,以咒文护身,, 在佛教传入中国之前, 咒文都是祭祀用的,只有掌祭的巫祝才懂; 佛教传入中国后带来很多真言 (陀罗尼) ,影响到当时也刚开始发展的道教, 才渐渐有各种咒文的出现,像“急急如律令”一词, 就是汉朝公文用语, 被道教用作咒文的结语形式. 看“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这种句法, 绝不可能出现于汉朝之前, 有人说它和“乾元亨利贞”一样古老, 很有问题.

从抱朴子书中看来, 咒文的使用方式是反覆祝诵某个具神秘力量的存在 (日月, 星辰, 天地....等等) , 祈求灵力的赐予, 使念咒者也得到非凡的神秘力量, 这也是因为古代中国并没有那种冥想以精神力决胜负的方式 (儒家敬天, 讲天人相应, 道家讲与道冥合, 都是很高的精神境界,
但是都不是宗教, 追求神秘的力量以超越人有限的存在, 不是儒家和道家之所为) . 以九字而言, 不管是配上九个手印或是用纵横法 (在空中画五横四纵, 一字一画) , 都是要借外力以行法术, 并非是以冥想的方式提高自己的精神力量.


- 阅读剩余部分 -